您的位置 首页 >> 金牛座

收笔于指尾惊艳

来源:贵阳星座网 时间:2020年03月08日

搬砖岁月 原创:刚子

岁月也许会永远记住我们来时的模样。

那一年,坐在二中的教室里,突然就感觉有点的烦,感觉多待一分钟都会让自己发疯。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,我就决定退学。于是,八三年的一个春天,一个十六岁的任性少年,在二中读了不到一年的书,就这么悄悄地逃离了学堂。

或许母亲早已经习惯了我的任性与倔强,只是无奈地叹息几声作罢,姐姐们却是一个个对我轮番轰炸。在姐姐们面前我从来都是振振有词,一个一百分的数学试卷,只能考出十八分的学生,是不是不配或者是没有脸面再待在学校了?况且此同学的学习成绩还在持续呈现出直线下降的状态”姐姐们都无语,她们都知道这个唯一的弟弟是什么德性。老爸却很直接,既然不想念,就不念了,男子汉不论走到哪里也能挣碗饭吃”我有点心花怒放的感觉,这是我从小到大听到老爸说的最有营养的一句话。老爸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支持我一把,记忆中可爱的老爸很少生我的气,就算是打我的时侯,看似呼啸而来的手掌总是异常温柔地落在我的上。

我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解脱感,十年寒窗,让我对课堂有一种天性中的排斥,可那时的我全然不懂得,人活着总是要永远被约束的,包括活在山中半辈子的陶渊明老先生,他是被桃花源的美丽或者是被自己悠闲的梦想约束了,以至于永远逍遥在山水之中,却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有人认为此翁一生逍遥快活,却很少有人读懂他有时像一个无处安放灵魂的野鬼。很多年以后,我坐在北京三里屯一个阴暗的酒吧间里,向一个自认为是智者的老学究说了自己当年退学的经历,那老小子竟然很不着调的说了一句所有的逃离,都是对生命一种恰到好处的眷顾在我面前装逼。后来读了很多书,经历了很多的事儿,我自认为当年的逃离,是自己性格中缺少了一种坚持,可是这一课最终还是让我在漫长人生旅途中艰难地补足。生活就是最严厉最苛刻的老师,一旦出错,就会得到最冰冷最无情的惩罚,决不会再给你一丝一毫后悔的机会,或许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代价吧。其实,人这一生在很多时候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有时候太过渺小的你,只能默默地承受,咬紧了牙关不让眼泪流下来。但同时生活又是公平的,驱使每一个人都学会坚强地面对,无论你是谁,对这个世界没有足够的敬畏,就会被生活脱得精光。

我整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待了一个多月,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,地里的农活又啥都不会。母亲感觉到我成天这样闲着不行,就托人到村里的砖厂给我找了个活干。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,上班那天我有说不出的兴奋,就像当年我第一天去上学一样。我太喜欢这种热火朝天的场景了,可是干了几天后我就笑不出来了,砖厂的工作让我真正体验到什么就叫的累。制坯,装窑,出窑,搬砖,全是的体力活,一天十几个小时的连续工作除了吃饭外几乎没有歇息的时间,好不容易瞅空隙偷个小懒,工头就会适时的出现在你面前扯着个破锣嗓子像吃了屎一样吼叫,那叫声像要直接刺穿你的耳膜。我咬牙坚持着,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似乎都在喊累,一有时间就想倒头大睡,那时感觉能美美的睡一天就是最幸福的事。我在一句诗中曾这样写到:

在地球之上。

一个肮脏的臭水沟旁。

头枕着一块砖头。

甜甜地入睡。

远处的田野。

飘来青草的香味。

那时候真能吃,母亲蒸的大馒头,一顿就能狼吞虎咽吃上好几个,还等不到饭点就又感到饿。晚上加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经常加到十二点多,每当我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中,母亲总是还没睡,在锅里给我留了饭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我懂得母亲是怕我吃不消,我总是对母亲做个鬼脸儿笑笑,借以显示满不在乎,我不想让母亲担心,更不想让母亲看到我的脆弱与疲惫。很多年以后我才整明白,人在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必须要由自己来承受,谁也帮不了你,哪怕是自己至亲至爱的人。

一个月过去了,我感觉好像有一万年那么长,已经没有了夜与昼的概念,这哪是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啊!工作时间太长,劳动强度太大,好多次都做好了一走了之的准备,但还是咬牙硬生生地顶住了。我在诗中曾写到:

黑夜与白昼。

似乎要被焊接在一起。

被一群强盗绑架。

我无权再一次逃离。

在夜与昼之间。

努力地僵持。

酸痛的感觉每一天都很按时的爬上我的胳膊和腿,手上的血泡一次次磨破又一次次的生出来。每一次推着装满砖坯的车子爬上那个斜坡,我的腿和心脏都似乎要经受一次考验。我永远也忘不了那种汗水从脸上淌到眼里,又连同泪水一块流下来的感觉。那时的我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台超时运转的机器。

就这样三个多月后的一天,我欣喜地发现,我的腿和胳膊变得强壮起来了,长时间的劳作也没有当初那么累了,而且能扯着嗓子和工友们开那种粗鲁的玩笑,在我的眼里砖厂不再是世界上最黑暗的角落之一,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这个环境之中,我有一种突然就打通了任督二脉的感觉,看什么都觉得豁然开朗了。我终于挺过来了!记得那一天刚发了工资,我领了九十多块钱,晚上下班我叫上几个哥们儿,有大勇,桂吉,照河等,到田柳的一个小酒馆里狠撮了一顿,那顿饭吃得满嘴流油,菜很便宜,其中辣子毛钱一份,水饺八毛一斤,西红柿炒鸡蛋六毛五一份,酒喝的是景芝白干,好像也是几毛钱一瓶,那一晚我们喝了很多的酒,每个人都有点醉,我只记得我们是几个人手挽着手,一路唱着歌很地回家的。走到二中门口时,不知为什么我的心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,很痛的感觉,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当年得那种感 觉。

接下来的日子,砖厂的重活累活我都了一遍,也许是心情转变,也许是我的身体发育得快,感觉没有以前那么累了。在这里我要再次感谢老七,老七就是我们二中八二级四班的张玉娥,她家姊妹众多,她排行老七,我们村的人从小都叫她老七,她对象也是和我从小一块长大的哥们儿。老七比我早退学半年也在砖厂里上班,老七从小心地善良,嫉恶如仇。我刚去的时候,什么都不适应,老七总是热心的帮我,特别是每当我和人打架的时候,她都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一旁帮我说话。很多年了,每当想起当年老七大姐姐般的关心,我心里就感到异常温暖。这几年,老七夫妇在家种大棚,我回家的次数也不多,很少见到他们,去年英琳和明雪在群里问到她,我才跟她小叔子要到她的手机号并跟她通了电话,她在电话中跟我说,很想同学们。

有钱花的日子很牛,我一月全勤大约要发七十到九十元工资,那时老爸的基本工资才发六十六块五。没事就到书店买书看,特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,感觉读《射雕英雄传》比看连续剧来劲,那时感觉最幸福的事就是躺在床上看金庸的武侠。我的大部分工资基本都是买书看了。老妈最讨厌我看闲书,常对我说,好好的学你不上了,还买这么多书干嘛?我说,那种感觉是大不一样的,老妈总是摇头不语一副不可理解的样子。我在砖厂还学会了抽烟,别人都抽几分钱一包得勤俭烟,至多抽两毛一包的丰收,我都是抽三毛八一包的金叶,或是四毛多一包的云门,大前门。记得老人们都说,这孩子真不过日子。年少的任性和轻狂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我身上,我在诗中写到:

我喜欢风雨。

更喜欢行走天涯。

总有一天。

我的腰刀将会同闪电一并。

从天空灿亮地划过。

把黑夜和太阳一起。

斩落马下。

长时间的体力劳动,让我的四肢异常的发达,一车子能轻松推一百五十多块儿砖,七八百斤重,有一次往我们二中运砖,我一个上午用小推车运了八趟,一车砖我能提成四毛多钱,有时心中也有一点小小的成就感。但是很多时候,我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,非常想念同学们,总是千方百计地打听同学们的一些情况,其实二中和我上班的砖厂仅有一墙之隔。操场那边上体育课,我经常站在墙外听。记得有一次想同学们实在想得不行了,脆就在晚上瞅准下了晚自习的时间,翻墙而过,到三班的宿舍去玩,同学们都热情的围在我身边问长问短,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心里很感动。那晚我走了以后,在二中的墙外转来转去一直到很晚,在一个烟盒写了一首诗,折叠成飞机的模样用力扔到二中的操场。多少年以后,我同崔云河开玩笑时说起过此事,问他有没人捡到我的纸飞机。我在诗中是这样写的:

仅仅是一堵墙。

就让我们天各一方。

你在里边笑语朗朗。

尽情歌唱。

我在墙外大干快上。

热汗流淌。

多少年过去了,当年那个懵懂任性的少年,现在就连头上的白发都已经没剩下几根了,却依旧怀念在二中与同学们在一起的日子,依旧怀念当年的搬砖岁月,依旧怀念那时的少年情怀。搬砖虽然很艰苦,但是那段日子是我走向社会的坚实基础,有搬砖的岁月垫底,在以后的工作中,无论是亲自杀鸡杀猪,还是一个部门,我都从来没有感觉到累。那天炳武同学在群里跟我说,搬砖的人生经历绝对是一种宝贵的财富,我在群中虽没说什么,但我对炳武的话是深以为然。搬砖的岁月,给了我最初的人生底气。我一直把其视为自己的一种人生财富。

成都癫痫病医院有几家

小孩半夜流鼻血

痛经要怎么解决

颈椎病犯了怎么办
外阴瘙痒什么症状
为什么白带会很多
标签:
友情链接+
贵阳星座网